酒怀OvO

#执离# 一个关于花吐症的梗

第一次产执离的粮,本来是想写戬杰的,但似乎对他俩的性格我更难把握,所以还是写了执离∂(*´∀`*)
小学生文笔,不喜欢的轻喷😂
人物设定属于编剧,ooc归我orz
短篇,情节设定不和原剧承接,但有些小细节是剧里有的,写一点发一点吧,本来想今晚肝完的,然而并没有QAQ
【情之所钟,心之所属】
Part 1
        慕容离出使归来已是黄昏时分,深秋的夕阳照在人的身上也有了些许凉意,影子被拉的细细长长地映在阶梯上。
        照例是要去见一见那人汇报一下情况的,慕容离刚走进玄武殿(设定为处理政务的地方,起名废),便有小侍从满心欢喜地去禀报执明:“王上,慕容大人回来啦。”天知道慕容先生不在的日子他们的王上是如何拿他们取乐的,此时见到他仿佛见到了救星。
        执明听到声音慌乱地将手上画的乱七八糟的奏折给藏在了椅子底下,又手忙脚乱的整理了一下衣着,就看到人已经在了眼前,“阿离,我的阿离,你回来了,外出的日子可还好?”执明大步上前去扣住来人的肩膀,仔仔细细将人检视了个遍,确定没有分毫损伤才放下心来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执明紧张兮兮的眼神,慕容离有些不自在,便将目光望向了别处。“王上,臣一切安好,此次出使其他诸国交涉也很顺利。”慕容离的声音清清冷冷,和往常一样听不出半点悲喜。
        执明听完这话作势一拂衣袖,“那些个事顺不顺利不重要,重要的是阿离能够平安回来。”收回了扣着慕容离肩膀的手。他也不想问具体情况,他始终是信任他的阿离的,只要人回来了就什么都好,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下来了。“对了,阿离舟车劳顿,赶紧回去歇息吧,今日奏折本王会看完的。”说着便拉起他的手往向煦台走,慕容离愣了一下便也随着他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向煦台下大片大片的羽琼花仍然绽放着,洁白的花瓣被夕阳的余晖晕染出浅浅的橘黄,煞是可爱。执明将慕容离送回向煦台,叮嘱了几句,并未过多叨扰,便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这个人的背影莫名有了一种归属的感觉,而且这个人大概真的比所有人都在意他,没有任何的利益驱使,仅仅是因为心之所向。慕容离想起了之前回答执明的话:我留下来是因为王上待我好。
        天渐渐暗了下来,明月东升,月光幽幽地笼罩在这片巍峨的宫殿之上,整个王宫也都掌上了明亮华美的宫灯,似要与明月一夺光彩。
        执明本无心批改奏折,但他怕累着他的阿离。挥退了侍从,执明一个人坐在大殿里随手翻着案上的折子,都是些处理不完的琐碎之事,无趣之极。他只想做个安逸享乐的君王,他的国家国富民丰,军队整肃,朝堂上有太傅把持,对外又有昱照山做屏障,哪里需要整日忧虑这忧虑那。他所忧虑的也不过是怎样讨阿离欢心,思及此,执明轻轻叹了口气,起身走出了玄武殿。
        在长廊上站定,斜对面就是向煦台,里面还亮着烛光。慕容离不在的日子,他也会吩咐侍从天黑时在向煦台里点上蜡烛,这样只要静静地看着亮着光芒的屋子他心里也会有所慰藉。而此时看着烛光映出的人影,他有些开心又有些失落,阿离回来了他自然高兴,可他的满心期待总是被冻结在那人毫无感情的目光里,从他的眼里看不出任何多余的东西,也罢,这个人从来都是冷冰冰的,到底要怎样,才能把他的心捂热?
        对面亮着的烛火被熄灭了,执明又是无奈的一叹,月辉照耀下的向煦台,像是被撒了一层薄薄的霜,冷寂凉薄,像阿离这个人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月亮被流动的云层遮住,夜更加的黑,秋风吹在人身上有些刺骨的冷,执明紧了紧身上的袍子,转身向寝宫走去,身后望不见的月亮又悄悄地从云层后面钻了出来,光华泄了满地。

orz铺垫了蛮多 阿离下一节就要吐花啦 关于花吐症的梗可能会有一些自己的设定 大家随便看看就好(๑'ᴗ')ゞ

评论(7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