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怀OvO

#执离#一个关于花吐症的梗

qaq这两天肝阴阳师都快肾虚了 没有码字 深夜更文以谢罪
本来准备直接进入主题的 可还是啰里啰嗦扯了一堆有的没的 其实就是想表现一下我们执萌萌要为阿离开始改变了 本来预想三个Part结束 现在估计不止了 然后最后结局肯定he 但下个Part或许会有点点心疼执萌萌(不好意思说虐 应该不算吧)orz
还是小学生文笔 不喜欢希望轻喷( •̥́ ˍ •̀ू )
之前说过会有一些原剧的细节 大概这Part算我偷懒吧 顶锅盖
【情之所钟,心之所属】
Part 2
        早晨的第一缕微光透过窗格洒在向煦台的地面上,被纱幔遮住的床榻还处在一片昏暗中,沉寂了一晚上的空气中有凉凉的味道。本还在安眠中的慕容离却突然皱了皱眉头,轻轻咳了两声,睁开眼坐了起来,嗓子干涩,很不舒服。一手撑着床沿,穿好鞋子起身下榻,准备倒杯水润润嗓子,结果茶壶里只剩了半小杯冰凉的隔夜茶水。慕容离刚想要开口来唤侍从,却是连咳了几声从口中吐出了一片花瓣来,心也跟着闷闷的难受。花瓣洁白轻盈,缓缓飘落在了桌上,是一瓣羽琼花,慕容离看着花瓣有一瞬间的惊慌失措,随即又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神情复杂。
        今日天气格外的好,阳光明媚,让这个萧条的深秋也有了点暖意。执明的心情也很好,早早的起了床,整理好衣冠,出了寝宫就准备往向煦台走。在半路的时候似乎想到什么突然折了一个方向,竟是往朝堂大殿而去。
      “太傅大人啊,您要劝劝吾王,这...这总不来上朝不是办法啊。”心忧家国社稷的大臣甲。
      “对啊,对啊,太傅大人您好歹是吾王的师长,您去劝劝,吾王肯定会听的。”试图垂死挣扎的大臣乙。
      “我看大家还是散了吧,吾王今日也是不回来的。”恨铁不成钢的大臣丙。
      “哎...哎...”老太傅只能连连叹气,他可是拿他家王上一点办法都没了,他俩王上只听那个慕容妖佞的。
      “原来大家聊的这么开心,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,嗯?”群臣口中的执明王,就这样出现在大殿门口(没有一点点防备~),在众人的惊愕之中一步一步向着王位迈去,若不是知道他平日里闲散惯了,这时倒也像个勤勉政务,威风八面的王。
         朝臣们一下噤了声,纷纷向两边列好队恭迎他们的王上,此时太傅高兴的就差老泪纵横,上前一步行礼:“王上啊,这几日呈上的奏报你可有一一细看?”
      “看了,看了,嗯,那个什么阳珵郡饥荒的事就交给莫澜去处理吧,他上次水患的事处理的挺好的。”执明坐在椅子上,一手托着腮,一手拿起案上一本奏折胡乱翻了翻。
      “给他派几个管事的人,就按照上次那样,登记灾民造册,按人口开仓赈灾,免去三年的赋税,顺便奖励那些努力种粮食的农民。”执明本就聪敏,虽然心性如赤子,其实是个明白人,学东西也快的很。他不想争天下,只愿偏安一隅,他没有那种抱负也不想活的那么累,守着这现成的江山和他的阿离就好,如果出生可以选择,他或许都不想做个君王。
        太傅老怀甚慰,有一种突然看到先王的错觉,虽然仍不能与勤政的先王相比,至少现在的王上也会开始处理一点朝政了。
        而坐在王位上的执明神思却飘到很远,阿离,如果我变成你希望的那样,你是不是就不会冷眼待我了,也不会总是离开我了。

我保证!下个部分一定进入主题,主要我也没完全构思好要怎样一个形式安插 花吐症 这个梗在这样的背景下 所以可能我后面就要瞎特么编了✧٩(ˊωˋ*)و✧

评论(3)

热度(17)